huone

微博:虫峭x虫鸣
欢迎来找我玩!!!



我认为发明领带的人其实打算自杀,
然后他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于是想到
“等一下,这个看起来还不错。”
史蒂夫•斯蒂夫勒

《渣攻是怎样逆袭的》请向我开炮!!!!!!!!

第....四....章终于被我难产的坑出来了OTZZ

说好的周更呢混蛋!!!!!!!说好的端午节三天三更呢混蛋!!!!!

还有愿意追文的小天使吗泪QAQ

请向我开炮!!!!!!【尔康手

第四章


        陆一只是睡不着来酒吧喝酒的,这是他常去的酒吧,里面有老熟人,不过今天去就看见席泓迷迷糊糊的被人吃豆腐还不自觉,差点就被拐跑,陆一很烦闷。

        他一向是个冷淡的人,没什么感情波动,怎么简单随性怎么来。

        他受不了别人吃他家番茄的豆腐。

        陆一从来没见过席泓喝醉酒,印象中他是个很乖巧的人,无论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很努力的人,不过也确实如此。

        但是喝醉酒的席泓很不安分,陆一还在开车,他就像八爪鱼一样的缠上来,因为他觉得身边的人的味道很熟悉,他非常喜欢,不自觉的就想要靠近一点,贴在他身上。

        “乖,一会就到家了。”陆一把席泓缠过来的胳膊拉下去,他却又再一次的缠上来,好像觉得挺好玩,一脸傻呵呵的笑。

        陆一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突然觉得很烫,又摸了几把,和自己的对比了一下,烫的这么厉害,不会是发烧了吧?可是都这么晚了,去医院也不太好。

        还有几步路就到他家了,陆一停了车,旁边的人还死命的缠着他的胳膊,他好不容易下车,过去把席泓也弄下来,席泓倚着他站,面色潮红。

        都烧成这个样子了还喝酒?

        陆一心里的烦躁感更加强烈了,一把横抱起站都站不稳的人,上了楼梯。

        席泓不安分,简直不安分。

        拳打脚踢的在他怀里扑腾,嘴里哼哼唧唧的嘟囔着:“讨厌……放开我,你,你这个坏人,不要我,真讨厌……”

        陆一只想着快点回去,席泓的话也没听太清。

        终于把他拐到床上了,陆一有些累,毕竟折腾了大半夜,身上全是汗,拿过一床被子给席泓盖好后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很烫,回忆了下退烧药放在哪里,准备站起身去拿,刚迈出步子就停住了。

        回头,身后的人正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衬衫,仿佛用了最大的力气,脸皱皱巴巴的拧成一团,眼睛半眯着,许是还醉酒的原因,眼角有些发红,像是潋滟着水光,湿漉漉的沾在睫毛上,红润的嘴唇微微喘着气,感觉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

        “别,别走……陆一。”

        陆一的脊背明显的僵了一下。

        蹲下身来,陆一拍了拍他的身子,轻声说道:“乖,我去拿药,不走。”

        也许是陆一拍他的手特别的温柔,也许是陆一说话的语气很轻,席泓莫名觉得安心,渐渐放开了紧紧攥着的手。

        可能是攥的太久、太紧的原因,得到解救的衬衣一时间还保持着原状,皱皱巴巴的有些像席泓的脸,看着让人心疼。

        眼看着席泓安静下去了,陆一起身去找药,倒了杯水回来后却发现人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均匀平稳的呼吸打在被子上,睫毛也随之轻颤着。

       轻轻的拍了拍想叫他起来,却嘟着嘴巴一脸的不情愿,陆一笑了笑,没有再叫他,而是在他光洁的额头上烙上一吻。

      “晚安。”

       脱下衣服躺在他身边,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笑容里无尽的宠溺。

       第二天陆一起来的很早,因为还要照顾席泓,洗了个澡就去做早饭了。

       席泓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动一下便头痛欲裂,相比之下身体上着凉的关节倒好了很多。

       不过这是……陆一家?!!

       太过惊诧,席泓开始强迫自己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惜头疼的厉害,下了床,却在厨房看到陆一忙来忙去的身影,一时间有些呆愣。

      这……他这是在做梦吗?

      陆一怎么会在这里不是我怎么会在陆一这里而且他还在做饭做饭做饭做饭做饭……

      真的好饿……

      “起来了?”

       正在他发呆的同时陆一已经端着两碗粥出来了,放到桌子上后习惯性的拍了拍他的头,席泓莫名的有些紧张,心里有点乱,还有点奇怪的委屈。

       不是……已经分手了么?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好,不知道这样会让自己想太多,就会更想贪婪的多要一点??

       不是之前还打算要忘掉陆一么?

       好不容易做好的心里建设在陆一面前,就如微小的尘埃一般微乎其微,才刚见到他就轰然倒塌。

       席泓突然鼻子有些发酸,发出一声微乎其微的:“嗯”。然后深深地埋下头喝粥,不让陆一看见他发红的眼眶。

       “吃完粥我们一会就去医院,先忍一忍。”陆一的手又覆上了他的额头,还是发着低烧,看着他额角微微冒出的虚汗,陆一莫名有了火气,这是已经烧了多长时间了?都不知道自己去医院的吗?

       席泓攥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有些沙哑的声音从碗里面打着旋儿传出来,闷闷的:“我不想去。”

       陆一皱了皱眉,毫不留情的拒绝:“不行,必须去。乖。”

       “又没多大用啊。”话说出口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说话的语气竟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席泓有些懊恼,再这样下去可真的不好了。

       他真的很想试着对陆一说“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们已经分手了”,在他的眼里爱情就是爱情,是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朋友也只是朋友,两者之间的线很分明。但是陆一现在对他感觉就像跨在这条线上,搞不清到底是什么,好像又一向都是这样,对谁……都很温柔,过后便是疏离吧。

      看着陆一温柔的眼,为自己担心操劳的样子,突然说这么多关心自己的话,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就连在心里想一下都觉得痛心。

      喜欢了他六年,无论如何,都是忘不掉的吧,还没开始尝试,就不得不放弃,因为深知自己做不到啊。

      恐怕是刻在骨子里了吧。

      那么,便顺其自然,让时间去慢慢洗涤冲刷。

      想到这,席泓无力的笑了笑,抬起头语气轻松的说道:“真的没事啦,会扛过去的。这么点小病还打不倒我。”

      却见陆一悠闲自得的看着他,修长有力的手指还在桌子上打着节拍,席泓一时间有点紧张,他每次这个样子席泓都会被欺负的很惨。

      “怎……怎么啦唔……你……”果不其然,刚说出口的话就被吞到了肚子里。陆一只是吻住了他,唇瓣咬住唇瓣,带有侵略性的危险气息。

      席泓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本能的搂住陆一的脖子,为了躲避脑袋稍稍向后仰,喉咙里发出“呜呜”类似小猫一般的声音。

      就要窒息时,突然一阵敲门声,让他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陆一,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席泓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因为缺氧而从苍白变得微红,心跳快的不成样子,他微微的别开脸,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我,我去开门。”

      说罢便快速的跑过去,有些手忙脚乱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的脸,一双乌黑的桃花眼由于眼角向上挑显得多出了几分媚色。顿了几秒钟往下看才发现他的穿着打扮都很男性化,才明白过来是男人。

      只是,长的也太好看了啊。

      眼看他一直呆愣着,倒是男生先开了口。

      “你好,请问陆一在吗?”


评论(2)
热度(1)

© hu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