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ne

微博:虫峭x虫鸣
欢迎来找我玩!!!



我认为发明领带的人其实打算自杀,
然后他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于是想到
“等一下,这个看起来还不错。”
史蒂夫•斯蒂夫勒

《渣攻是怎样逆袭的》其实我想换个题目来着

哎哎最近丝毫没有图力嗯还欠着一位大大的贺图我有罪QUQ。。。。本来是要今晚画的但是弟弟来了抢电脑什么的作为一个慈眉目善的尼桑。。。就让给他了。。另外玩了逃生告密者,弟弟不敢玩好吗!!!!!23333虽然我也只玩了十分钟但是真的玩不下去了。。但是看视频实况都毫无感觉额。。这是为什么!!!!!

另外这种较欢脱并且没有修改什么的请将就看OTZZZZ

 第三章


       席泓是深爱着陆一的。

       有时他觉得只要陆一肯说“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这种话,那他一定会躲起来不让陆一看到。

       席泓突然想到很狗血的一句话:“我就算得到了他的身也得不到他的心。”

       貌似和现实情况很相似?

       明明是自己受不了提出分手的,可是最后却把自己难受的死去活来。

       席泓真的很喜欢陆一啊。

       席泓可以为陆一做任何事。

       席泓不是真心想要分手啊。

        ……

       席泓想忘掉陆一。

       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本来想去陆一那拿回生活用品的,但是现在好像已经很晚了。

       不知道是不是还一直发着低烧的原因,他在和陆一分手三天零四个小时后还在想他,晚上没有睡过觉。

       身体的酸痛也早已感觉不到了,也许是适应了吧。

       他去了酒吧。

       当然是gay吧,在他家楼附近的一个拐角处,虽然很小,但是氛围很好,还不是很杂。

       酒吧里一直放着轻柔舒缓的纯音乐,来来往往的顾客也很少,只有几个人坐在吧台边上,不时的和酒保调笑。席泓点了很多酒,酒单上密密麻麻全是英文,如果像以前他还能猜出来一两个,可现在他有一年没去酒吧这种地方了,怕被陆一讨厌。

      不一会儿酒就上来了,大小不一色彩各异,透明的玻璃杯有的重叠着放在一起,透过玻璃看酒吧柔和暧昧的灯光很是漂亮。他开始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像这种酒越是小浓度就越高,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然后他又要了好几杯,席泓酒量不行,属于一杯倒,之前经常去酒吧也是为了缓解压力,每次都只喝浓度最低的,虽然只要一小杯但是要求颜色要调的漂亮,反正这个酒吧也很清净,至少一年前是。

      酒劲很快就上来了,何况还喝了那么多杯,先前是算好带的钱可以付的起才要,现在纯粹是喝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全要了,一直喝。

      所以说千万不要让心情低落的人喝酒。

      他下意识想给陆一打电话,翻出手机找了半天却没有,这是他之前舍不得删陆一就放到一个很特别的列表里了。然后模模糊糊的看到楚河两个字,就拨了过去。对面很久才传来声音,貌似是刚睡醒的样子:“喂?谁啊?”

      “那个,楚……楚子啊?我是,我是席泓啊呵呵呵呵……”说完就自顾自的傻笑起来,楚河一下子清醒了,妈呀这都几点了这小子是跑去喝酒了?还喝的这么烂醉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

       “行行行你在那呆着别动,我马上过去接你你在哪儿啊?”楚河心急火燎的开始往身上套衣服,这一听就是有事儿啊!

       对方还吚吚吚呀呀个不停,口齿不清的说:“我,我没带够钱啊……怎么办……就算,就算在这人家也要钱……”

       得,合着这人是在原来的那个酒吧,没想到一年都没去了现在又去了?

       压上电话停止了某人永无休止的唠叨,楚河匆匆忙忙的出了门,突然挂机的声响让席泓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晃了晃脑袋:“哎?”

       隐约觉得越来越难受,才发觉有人正摇晃着自己,席泓抬起头来,眼神朦胧的看着对方,有点略带疑惑的歪头。

     而他却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么诱人,清秀的脸上夹杂着一抹淡淡的粉红,好像受了很大受委屈,眼睛里瘟氲着一层水气,眼角微微发红,整个人正因为发烧和酒精的原因,软软的趴在桌子喘着气。

      “喂,小家伙长的可真可爱,跟哥哥走吧,一定爽死你!”

      对面传来色情猥琐又不堪入耳的声音,席泓有些散的目光飘来飘去,他有些分不清楚这是谁,只是乖乖的点了点头道:“好啊。”

      猥琐男一听到他不反对,就过去把手抚上了他的腰,一边扶他起来一边揉捏着,席泓本来就热,这样一来更难受了,哼哼唧唧的推着他,头除了刚才的晕现在更是火烧的疼,有些委屈的抿着唇,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

     猥琐男本来被他撩拨的也难受,看他本来答应的好好的又不乐意,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强行的抓住他的手禁在身后,正要上嘴突然被人一脚踢开,小腹一阵抽搐,吐出几口胃液来。

     陆一低头看席泓,席泓有些不明所以眯了眯眼,嘴唇略略张开,舌头有些干燥的舔了舔唇,一脸的茫然与无辜。

     陆一突然觉得下腹有点燥热。

     猥琐男缓缓的站起来,嘴一咧就开始骂爹骂娘,闹得动静挺大,酒吧的吧台后面出来一个男人,由于灯光太暗有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身高貌似挺高的。

      陆一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示意的朝他挑了挑眉,对猥琐男开口道:“我们这里可不欢迎闹事的人。”声音冷的空气瞬间降温八十度。

       然后就上来两个壮汉把猥琐男扛走了。

       这时席泓突然双手环上陆一的脖子,看了半天后,撅起嘴巴委屈的说:“楚子,你……你怎么才来。”

       “扑哧——”男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一有些无奈,对男人说了声谢谢后抓起人就走,到一半突然转过来对男人说:“哦对了,一会儿他朋友要过来,交给你了。”说罢男人还没来得及反抗人就出门了,随着一声引擎发动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果然没多久就看见一个男生急急躁躁的跑进来,在酒吧里扫了一圈后没看见人有些狂躁的抓了抓头。林安逸走过去礼貌性的点点头对楚河说:“你好,你是来找人的?”

       楚河此时有些咬牙切齿:“是啊,你看见了?”

       林安逸突然对这个呲牙咧嘴的小孩儿有了兴趣,带着礼貌性的微笑道:“当然。不过刚才他在我的酒吧闹事,已经被人给带走了。”

       楚河瞬时间有了想杀人的冲动,不是说了不要乱动吗!!他半夜起来没打到车“借”了一下邻居大妈三年每骑的自行车风尘仆仆的赶过来,结果一来人就没影了,不就是迟了点吗!!至于吗!!

       林安逸看着他本来由气喘吁吁红了的脸转变成黑色,就想捉弄他:“还有,钱没付。”

        楚河一记白眼杀过来,开始郁闷的翻钱包,大半夜的,他这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林安逸接过他摔到自己手里的前,看着他怒气冲冲的骑着自行车消失在黑夜里,嘴角蔓延过一丝笑。

        这小孩儿蛮有意思啊。


评论
热度(7)

© hu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