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ne

微博:虫峭x虫鸣
欢迎来找我玩!!!



我认为发明领带的人其实打算自杀,
然后他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于是想到
“等一下,这个看起来还不错。”
史蒂夫•斯蒂夫勒

渣攻是怎样逆袭的

我来发文OTZZZZ因为考完试....就发泄用QUQ【结果可想而知

我想写一个做错事可以挽回的故事!!!!!!!!【例如我想重新上学

那么闲话就不说啦先发两章,如果不出错的话应该会周更,要知道渣渣文笔很烂的请见谅!!!!

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席泓的表情是悲伤的,声音是颤抖的,心情是绝望的。      

  那边很快给了答复:      

  “好。”       

  嘴边泛起一抹苦涩的笑,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说起来他和陆一在一起也快一年了,但是两个人的感情却像冬天的雪糕夏天的火锅一样不冷不热。准确的来说,是陆一对席泓没什么明确表示,但席泓却偏偏喜欢他,这一年来给陆一又当爹又当妈,一日三餐伺候着,卫生给打扫着,豆腐给吃着,可是两人在一起时的温度就像零下八十度一样寒冷,空气中都凝结着冰渣子。就比如:       

  “啊一,周末我想和你出去转转。”       

  “嗯,我有点事,你自己去吧。”        

  “哎?啊一,我送你的你的吊坠呢?怎么不戴?”       

  “哦,忘了。”       

  还有上次,席泓要加班,但其实也不是很晚,他多么希望陆一可以等一等他,等他回来一起吃饭,他走时随口交待:“我今天下班回家会很晚,饭都给你做好了,把水煮开了直接下锅就行,冰箱里有剩菜想吃了要热一热,游戏别玩太晚早点睡。”        

  正在刷BOSS人连头也没舍得抬一下,含糊的答应着。然后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在垃圾桶里看见了泡面的袋子,人还在打游戏,似乎连他回来都不知道。席泓上去拍了拍他的肩,陆一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打游戏。       

  像诸如此类的事情有很多,简直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尽。

        说到这里可能有很多人都认为陆一是一渣到底的渣攻,可偏偏他有时候对席泓特别的好,像在席泓上一次生病的时候,他连夜照顾他,累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却在一大早回去给他做了粥带到医院里亲自喂他。        

   陆一是会做饭的,甚至做的比他的还要好吃,不过他说,他只给喜欢的人做饭,席泓是第一个吃到的。        

  才让席泓总对他抱有着希望和念想,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说服自己陆一从来不会对别人好,只对自己好。       

   虽然总觉得他们之间缺了什么,可是陆一真的很好,虽然在一起日子过的有些冷淡。事实上陆一对谁都很冷淡,或者说对谁都很好。席泓觉得陆一有种难言的温柔,和他的冷淡掺杂在一起。        

  直到那天,他下班回家看到家门口前他亲吻着一个女孩子,那么的投入与认真,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们在温热的空气中彼此沉迷。那一瞬间,席泓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女孩子走了,陆一上了楼,他才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走回去,心口如沸水崩裂般泼洒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血液里,有种被撕裂的疼痛。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早该想到本来他就是正常的,他那么优秀,在大学里是校管理,工作上月薪也整整多出他的两三倍,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喜欢他,是自己自私的打扰了他的生活,他没有这方面的倾向的。        

  他只是缺一个可以照顾他,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人,而这个人,不是席泓。        

         可是亲耳听到他这样说,还是好难受。

        直接的,不带一丝感情的,没有任何犹豫的。        

  头有些晕,哪里都不舒服。席泓关了手机,蜷缩起身体靠在门板上。       

  真的好难受。       

     第二天早晨,席泓清醒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身体还维持着昨天的姿势,只不过侧身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他试着站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由于一晚上睡在凉的东西上,全身的关节就像拆了重装一样疼痛。他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右肩,感觉像是碎成几块儿了。

        好不容易维持着站立,头痛的感觉愈加明显了,有锥子超他脑袋刺啊刺。

        “可能发烧了吧。”席泓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烫。

        晃晃悠悠的去卫生间洗漱,他并不打算去医院,自己的病自己心里清楚,一般三五年的不得病,只要得病了没两三个月是好不了的。之前想故意生病让陆一照顾自己,大冬天的穿着短袖出去晃悠,偏偏体质太特殊没有得逞,可今年就得了两次病。

       自我否决的摇了揺头,怎么又想到陆一了。

       陆一,早不在了啊。


第二章

       “阿嚏!”席泓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还囊着的鼻子,把手机开机,有三四十个未接都是楚河打来的,昨晚也不知道是几点钟睡着的,看样子第一个未接都是八点钟的。楚河一定很担心吧。

       等电话接通,席泓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一顿劈头盖脸的骂就顺着电话线传过来了:“死番茄!你特么还知道给老子回电话?!你看老子昨天晚上给你打了几个!!你特么居然敢不接!!”

       席泓有些无奈,视线垂下的时候长长的眼睫毛也随着在空中划过一道细微的弧度。

      “楚子啊,我和陆一分手了。”

       席泓本来的声音软软的,又带着点清冽的味道,任谁听到都觉得很好欺负,可现在着凉嗓子哑的不成样子,他尽力想把音调提高一点,试图听起来好一些。可楚河一听,就觉得心里一阵揪疼。

       静了好久,那边才传来声音:“分了好啊,哈哈哈,终于分了,以后就再也不受他欺负了,那个人渣,我早说你们不合适的,很快他就会后悔失去你了。哈哈哈。”他的笑声很牵强。

      “楚子啊,我还是喜欢他。”席泓叹了口气,沙哑而又悲沉的嗓音在空气中弥漫。

       那边似乎很生气,咬牙切齿的咬着字音:“他有什么可喜欢的,死番茄!除了长了一张好人皮,他还干什么人干的事了?!”

       席泓动了动发白的嘴唇,闭上眼睛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如果行的话,我试着忘掉他吧。”

       楚河好像愣住了,电话里又安静了。

       “用不用我过去?”好久一会他才开口说话,他知道席泓是要强的性子,所以没有直接说“我过去”,而是用了询问的语气。

       席泓晃了晃脑袋,一阵眩晕袭来,缓缓开口道:“不用了吧,我没事了。”我不想让你担心啊。

       “真的?”楚河不确定似的问,一般越有事席泓就越会说没事。

       “嗯,别来了。”他抬眼,“让我一个人缓缓。”

        楚河最终挂了电话。

        席泓找到不知道在哪放的已经很久没吃的泡面,刚热的开水冒出腾腾的热气,光线透过来,视线渐渐模糊了。

       这屋子他已经很久没来过了,因为经常去给陆一做饭,家离得远来来回回的比较麻烦,就干脆住在一起了,本来也是早晚的事,他想,所以一大部分的生活日常用品都还在陆一那儿,而这里因为很久没住的原因,虽然没有蜘蛛丝什么的,但看起来俨然是一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而他现在就在这里,一个人吃着他以前认为最没营养最鄙弃的泡面。

       席泓突然又开始难过了。

       头还一直疼着,不知道烧到几度了,又是喷嚏又是咳嗽的,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好。

       也许是太难受的原因,他不想吃药,吃了也没多大用吧。

       把吃完的碗洗了,水开的不大,水流声却不小,敲打在瓷碗上发出悦耳的声响,然后有无数滴水珠从水池里迸出来,有几滴溅到了他脸上,从皮肤渗进来丝丝凉意。

       席泓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刚才竟觉得回到了给陆一做饭的那些日子,饭后陆一去打游戏,他洗碗,偶尔陆一会瞧瞧走到他身后突然抱住他,用有些轻微胡茬的下巴蹭他的脸,然后整个人身体都靠过来,挂在他身上。

      他暗恋了陆一五年,从高三开始,为了考进同一所大学开始拼命学习,日日夜夜不停的努力,他也想变得优秀一点,这样才能配得上优秀的他。

      最终是考上了,虽然刚压了分数线,但是只要能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就行了,学校离家也隔了大半个中国。

      最起码还能看到他。

      后来,在大学毕业那天,他在楚河的鼓励下,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表白了。天知道他有多么紧张,紧张的说话都结巴:“学学学长,我我喜欢你!”

      陆一好像一直在看书,听到这句话时才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继续看书。

      席泓瞬间有些失望,这么快……就拒绝了吗?

      可是自己整整喜欢了他五年,为他拼命的让自己变得优秀,虽然还远远及不上他,但是……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虽然我不是很优秀……但是我会努力的!一定会努力和你并肩站在一起的!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清冽的声音微微带着颤抖,好像人也在颤抖。

      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所以把想说的话都说完吧,即使他已经拒绝了自己也没关系,不要让自己抱有遗憾。

      “会做饭?”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席泓一人独白的尴尬气氛,他有些近似呆愣的看着陆一,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猛点头:“是,我我我会做!”

       “好啊,在一起吧。”

       “是……啊?”

       陆一突然笑了,合上书,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拍了拍他的头,说:“番茄,结巴可不太好。”

       然后晃晃悠悠的走了,只留下席泓一个人还杵在原地。他刚才听到了什么??学长居然同意了?还有他他他还拍他的头,还叫他番茄?

       席泓低头,有些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整天都沉浸在“学长同意了”的欢喜与惊诧之中,直到后来楚河说席泓的谐音是西红,再差个柿就可以凑成番茄了这句话才明白过来。

       席泓的脑子还算灵光,但一到关于陆一的事上就打死结。

       现在想起来,当初陆一为什么要答应自己呢?

       只是因为……好玩么?

       席泓有了想流泪的冲动,自己终于肯接受现实了吗?


评论
热度(6)

© huone | Powered by LOFTER